来源:中国书画交易网   文章作者:佚名


  05

  男扮女装,另结良缘

  料理完母亲的丧事后,李叔同就将俞氏和两个儿子托付给天津老宅的二哥照料,远走日本留学。

  他一到日本就先把辫子剪了,改成西方最时髦的三七分,脱掉了长衫马褂,换上西装,穿尖头皮鞋,戴没脚眼镜。

在日留学的李叔同(中)

  当时的有志青年,无不以明治维新后的日本为学习榜样,希望能在日本学习西方制度,回去建设祖国。

  可那时大清还没亡呢,李叔同这样直接生猛剪头发的留学生,少之又少。想想那位生在南洋、母亲是葡萄牙人的辜鸿铭,直到20年后依然不肯剪去长辫,李叔同的敢做敢为可见一斑。

  他衣食住行一切入乡随俗,没多久便能说一口纯正流利的日语了,彻底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“东京人”。

  在日本,他先考取了东京美术学校,又兼在音乐学校学习乐器和编曲。

  立志要改头换面的李叔同在日本依旧没有改掉他的少爷做派。他花巨资在上野不忍湖畔租了私人洋楼,添置钢琴和大量美术、音乐书籍,居室装扮得艺术味极浓,并取名“小迷楼”。

  他花最昂贵的票价去听一场音乐会,自费出版并发行了中国近现代第一本音乐刊物《音乐小杂志》,还和同学一起创办了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。

  他对戏曲的热爱是从童年就深种的,到了日本以后,接触到日本的“新派剧”,从此对西洋话剧产生兴趣。

  即便身在日本,李叔同仍然关心国内。1907年春节,中国淮北发生百年不遇的水灾,春柳社决定举办一次义演,定的曲目是名剧《茶花女》。

  这是春柳社的第一次公演,其时,春柳社成员也没有几个,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男性,到哪里找最重要的主角玛格丽特呢?李叔同突然灵机一动——京剧的花旦就由男性来扮演,这个戏为何不试试反串呢?于是,他自告奋勇扮演女主角。

 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他特意节食,瘦出了杨柳细腰,还花重金定制女式礼服,剃掉留了好久的小胡子。

李叔同演茶花女(左)

  为了演好角色他节食减肥,饿出了芊芊细腰

  第一次公演《茶花女》,就造成了轰动。

  由于李叔同的影响,大批的中国留学生开始接触话剧,将话剧带回国内,成为中国话剧史的开端。

李叔同茶花女剧照

  他在日本学习西洋绘画,需要人体模特,那个时候日本的风气也不够开化,模特儿不好找,裸体的女模更是重金也不可求。他便厚颜地去问房东的女儿: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模特?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了。这位房东的女儿后来成了他妻子。

  这位日本妻子,有人说叫“枝子”,也有人说叫“诚子”。据李叔同的孙女李莉娟回忆:具体叫什么还真的不确切,也曾到日本找过,却未找到,但是,(祖父)日记中多次提到“福基”这个人,每当提及,讲到的事件都是私人问题,比如给我送棉被之类私房话。于是,大家揣测,“福基”可能就是他日籍夫人的名字。

  李叔同没有向她隐瞒自己已婚有子的事实,但她仍不在意,死心塌地。

  2011年,中央美院美术馆在仓库里,发现了一幅半裸女性的画像,编号居然就叫“2011-甲”,一研究染料的构成发现,成画于1909年前后,十有八九是李叔同画的日本妻子。

  在日本成婚不久,李叔同得了肺病,回到天津养病。

  发妻俞氏等到丈夫归来,万般欣喜。他竭尽全力照顾丈夫,给予他最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  独自在日本漂泊太久,老宅的热闹和亲情让他体会到不同的温暖,对于俞氏的愧疚涌上心头。已在日本成婚,意欲与她离婚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 ——这段时光成为了俞氏生命里最幸福的时候。丈夫归家,因生病而处处依赖她,身边也没有那么多红颜知己,反而对自己亲昵有加。

  俞氏觉得,丈夫终于浪子回头了,生活终究有了盼头。

  但是她没有想到,丈夫大病痊愈之际,却也是夫妻别离之时。李叔同再次毅然决然地去了日本。

|<< << < 1 2 3 > >> >>|

·上一篇文章:弘一法师李叔同传奇(四)
·下一篇文章:弘一法师李叔同传奇(二)


【相关内容】

弘一法师李叔同传奇(一)

佚名

弘一法师李叔同传奇(二)

佚名

弘一法师李叔同传奇(四)

佚名

切尔西酒店传奇藏品连连失踪

佚名

国画大师石鲁的艺术历程传奇

阎 正

林徽因与梁思成的传奇人生

史景迁